胡萝卜精最近小日子过得十分不顺心。


让胡萝卜精糟心的事儿,得从头讲起。
话说当年书生离开,留下屋外大大小小一地的胡萝卜没人照料,黄牡丹便时不时的化个人形,给屋外的小胡萝卜们浇个水,给屋里的胡萝卜精浇个水,浇出习惯了,平日里去后山溜达的时候,瞧见哪株花啊草的缺水了,也顺带着浇一浇。


黄牡丹浇回来一只人参娃娃。


自从人参娃娃来了以后,胡萝卜精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。


黄牡丹每天给人参娃娃喂食。


胡萝卜精努力帮忙。





入夜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胡萝卜精化人化的始终不大靠谱。
黄牡丹觉着有点可惜,不然能带胡萝卜精去集镇上转一转,见见世面。
胡萝卜精倒不这么想,外头再好,到底好不过自家的盆。
胡萝卜精和黄牡丹在盆里住着,一住许多年。
山野里的花开了谢谢了开,院子里的草绿了黄黄了绿,小日子慢慢悠悠的过,许多年过去了,许多年还没有来。
胡萝卜精迎风抖抖萝卜缨,搂着黄牡丹的手紧了紧,觉得挺好。